“可以,高峻,你去写信,让常州那边儿的人打听一下,年前年后的,常州那片儿有没有什么大事或者是奇怪的事情发生,罢了,常州年前和近来发生的流传较为广泛的事情,都写信禀报过来吧。”玄世璟说道。

  神侯府,玄世璟刚坐下不久,守在大门处的锦衣卫便送来一封书信,说是东宫派人送来的。

  皇宫,甘露殿。

  “想什么?难不成不想娶我了?吃干抹净就想拍屁股走人?”秦玉心白了钱堆一眼。

  “娘,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不要想了,况且眼下最重要的是,咱们找到了单伯伯的儿子,要保护好单冲大哥不是吗?”看到王氏的情绪陷入悲伤,玄世璟连忙出言安慰。

  户部掌管天下钱粮,军队的各项支出,都离不开户部的支持,身为军队长官的李恪,整日里跟户部的那群滚刀肉较劲,一个小小的良家子的告身,对于李恪来说,还不是手到擒来。

  李承乾挑了挑眉毛,笑道:“哦~~~只是想出宫走走啊,恩,放心,大哥知道了,等过两日大哥腾出空来,就带你和九弟出宫去。”

  “老板娘,不好了。”小厮气喘吁吁的跑到了三楼秦玉心的房间门口。

  这些家族要是真的干干净净的,能够延续几百上千年,鬼才相信。

  “侯爷,夫人让奴婢来唤侯爷去后厅吃饭。”王氏身边儿的贴身是女小欢进了院子,走到玄世璟身边,福身一礼。

  “谢陛下夸奖。”玄世璟笑了笑回应。

  “你不就是喜欢我的不正经嘛。”钱堆笑着说道。

  “让暗卫这些时日多在长安城中走动走动,还有,传朕的口谕,百骑那边,着两个人去常州看看。”

第二百五十三张:投到神侯府的行卷

  现在国丧期间,长安城里没有了歌舞这一大娱乐项目,一些勋贵和外来的商人们憋着一肚子的无聊没处发泄,在这个时候搞上这么一场拍卖会,一定会比往日要火爆的多,因为可以来消遣一番,而且,没了燕来楼的歌舞娱乐,这些豪商们正好能省下一大笔钱没处花,所以,钱堆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这批铜器的销路。

  闻言,玄世璟哑然失笑,这话中存了打趣的的意思,可是说的倒是实在,笑着挥了挥手:“无妨,若是娘亲觉得有合适的人选,直接带过来便是了。”

  “莫要多言,这帮人可是第一次出现在长安,小心祸从口出。”

  “侯爷,你还真打算跟这反贼之后来往啊。”房遗爱一脸诧异。

  骑着马调转马头,玄世璟去了玄武楼,现在东郊的案子基本上已经没有他什么事了,现在虽然与几家大家族不怎么和睦,但是总归还不至于闹到明面上,至于长安王家,现在王珪只是病重,能代表王家的,是王珪,而不是王敬直。

  “璟儿,这是单二哥随身携带的的玉佩,当年单二哥临走前给你父亲的,希望你父亲有机会能交到冲儿的手上,现如今,正好你带着它去见单冲,单冲身上有另外半块,与这半块正好能拼成一整块,所以,你大可用这玉佩,来确认冲儿的身份。”王氏伸手,将手中的玉佩递给了玄世璟。

  “小吉,我娘人呢?”

  “胡说八道。”那门房一听,愣神过后斥责一声:“钱粮之事,向来是由户部掌管,若是真的是陛下旨意,也该是户部官员带着手谕前来,朝廷钱粮之事,又岂是你一商人能够染指的。”

  抱了好一会儿,秦玉心才轻轻的将钱堆推开,从钱堆的怀抱中挣脱出来,她可没忘了今天来玄武楼除却见钱堆,还有一件正事儿要打听。

  秦玉心点了点头,随后转身离开,去后院厨房亲自吩咐厨子小厮为玄世璟等人布菜。

  “侯爷,请。”冯浩伸手,将玄世璟一行人请进了庄子,亲自在前面带路,将众人带到了侯府的宅子。

  “免礼,怎么样?有消息了吗?”玄世璟问道。

  “是,二公子放心。”王大听到王敬直这么说,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,大家族里面的人,向来将他们这些下人不当人看,但也没别的办法,签了卖身契,在主家眼里,不如猪狗的时候多了去了。

  珑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  可惜,茶壶里的水,也不过是堪堪温热罢了,这也能看得出,这医馆,现在是有多忙碌。

  “你小子来的倒是早。”一进了甘露殿的大门,李二陛下便看见了在甘露殿中等候的玄世璟,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,迈着步伐略过玄世璟,走到了大殿上方书案前的软榻上坐了下来。


r12h.decorpic.com  ud4e2.decorpic.com  mfa.decorpic.com  ruy9a.decorpic.com  0h07.decorpic.com  axd.decorpic.com  ocgd.decorpic.com  0jyou.decorpic.com  in5.decorpic.com  c23.decorpic.com  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decorpic.com

本站白草草线视频在线观看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